返回

黄泉归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第1章 荒村来客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每逢清明,人们总会带上香烛冥钱到自家祖坟上祭拜先人,今年也不例外。这不,一场山雨过,人也就七七八八走的差不多了,只留下那些还没来得及燃尽的纸钱和黄白相间的纸花花留在了那些个孤孤单单的坟头上。

    山下的小路上,一个身材健硕,皮肤黝黑的中年汉子,背着一个小男孩在泥泞不堪的山路上艰难的走着。那小男孩七八岁的模样,脸色苍白,毫无血色,像是生了什么重病。

    “爸,您歇歇吧,都赶了大半天路了,可累坏了吧。”小男孩伏在父亲宽阔的后背上,轻声说道,虽然气息微弱,但语气里却充满对父亲的怜惜,因为他知道浸湿父亲衣服的一半是雨水,还有一半是汗水。

    “没事,我不累,再有五里地我们就到了,见着那老神医,你很快就会好起来的。”中年男人说着腾出一只手,抹去了额头上的汗水,然后继续大步向前走去。

    “嗯。”孩子轻声回答道,然后便闭上了眼睛,沉沉睡去,这一路的颠簸使得本就虚落的他无比疲乏。

    男人叫李老三,憨厚朴实的名字,和他的外貌相符。背上的男孩是他的儿子李三清,三年前生了一场怪病,之后就再也没有好起来。这三年来,李老三带着三清到处寻医问药,无论是城里的大医院还是山沟沟里的赤脚郎中,但却没有谁能看出个所以然来。整整三年,三清几乎每天都在发烧,隔三差五的昏迷,到后来,一昏迷便是好几天醒不过来。几岁大的孩子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折磨,就这样一天天虚弱着,成了个半死的人。这段日子,甚至有人对他说出了节哀顺变之类的话,但只要孩子还有一口气,李老三就不会放弃,他背着儿子离开北方,来到南方继续求医。

    三天前,老三遇到了一名游方老道士,那道士白发白须迎风飘扬,大有仙家风范,只是不知为何却牵着一条瞎了眼的老黄狗。道士只看了三清一眼,然后让老三去范家村寻一个姓罗的老人,便可救得了孩子的性命。老三还想再问什么,老道士却消失不见了。猛的醒来,却是李老三南柯一梦。一向信鬼敬神的李老三觉得此梦做的大有蹊跷,当时便向人打听,得知附近山区里真有个叫范家村的村庄后,当即便背着孩子匆忙上路了。

    这会儿李老三感到极其不适,就好像心里有块大石头重重的压着,压的他难以呼吸。当然,只有他自己知道,这种不适感是来自山头上那些大大小小的坟头个黄白的纸花。他略微低下了头,努力的不去看也不去想,但越是这样,脑海里却越是冒出无数座坟墓来。他害怕了,怕的不是自己哪天不小心就躺进了这样的坟墓里,而是害怕真如有些人说的那样,这都是因果报应,到头来落个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下场。后悔,但是后悔又有什么用呢?他下意识的加快了脚步,稀泥溅满了裤腿。

    老天爷的好脸色没有持续多久,很快又无端的发起了怒,乌云迅速的汇聚,才放晴的天就又暗了下来。一时间狂风大作,电闪雷鸣,老天爷阴沉着脸对着大地咆哮着,就像是在无情斥责着这个被罪恶侵蚀的世界。

    “老天爷这是要疯啊!”李老三望了一眼天空,来不及过多的感叹便又再次加快脚步,此时的他已经是在跑着前进了。

    这场大雨,没有酝酿太久就从天上倾倒了下来。李老三将背上的孩子放下,并脱下自己的衣服覆在孩子头上,然后抱起孩子狂奔了起来,孩子竟没有任何反应,老三知道,他这是又昏迷过去了。

    李老三一路狂奔着,这雨也跟着越下越撒欢,真是气死个人。就这样也不知跑了有多久,李老三前方出现了一条岔路口,分叉道的路口处有一座五米多高的牌坊,上面刻着范家村三个大字。

    “终于到了!”李老三松了口气,然后穿过牌坊拐进了小路。

    这条小路的两旁站满了苍天的古槐树,大树的树冠交错在一起,将天空遮蔽的严丝合缝,不见天日。尽管这会儿外面大雨瓢泼,小路上却连一滴水花都没有,由于一直接受不了日照,小路上的泥土冒着丝丝寒气,再加上每一颗古槐树下都环绕着数座无主孤坟,使这条小路显得阴森恐怖。

    李老三走在这条小路上,就好像突然进入了寒冬的夜晚一般,而越往前走寒气就越重。刺骨的寒气下,他瑟瑟发抖,连日奔波下积累的疲惫也从他体内钻了出来,他的脚步越来越慢,到最后他实在走不动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而当他的屁股刚接触到地面时,他却又猛的站了起来,这片土地居然是炙热的,就如同刚被大火烘烤过一样。李老三揉了揉眼睛,蹲下身子在地上抹了一把,他的手就像放在一大块冰面上般还冷。

    “今天真是见鬼了!”李老三莫名的联想到了鬼怪演义里的黄泉路,顿时头皮发麻。他狠狠的往地上吐了口痰,以示不满,然后抱着孩子继续往前走去。

    很快,他走到了阴森小路的尽头,一座虚掩着门的破旧小庙静静的站在路口。李老三抬头望了一眼天幕,大雨还没有停息,他又回头望了一眼阴森小路,然后二话不说的便钻进了小庙。

    面目狰狞的鬼差,奇形怪状的夜叉,手持生死簿的阴司判官,这哪里是庙,分明就是一座阎罗殿。而当李老三转头望见那尊一丈多高,横眉怒目的阎王爷爷塑像时,他突然冷汗直流,脑海里无端的又浮现出无数的坟墓,他双腿一发软,跪在了地上。

    “放开我,放开我!”依偎在父亲怀中的三清突然大声的喊叫了起来,四肢不断的抽搐着,就好像在挣脱什么一样。

    “爷爷呀!您手下留情啊,我知道自己这辈子造孽太多没积阴德,您要抓就抓我,饶了我的孩子吧。”李老三对着阎王爷声泪俱下,接着又放下孩子,重重的磕了几个响头。这响头一磕,似乎还真奏效了,三清不再抽搐,也停止吵闹。李老三伸手在三清鼻子下摸了一把,还有气,李老三立刻破涕为笑,又磕了三个响头。

    这雨却也凑巧就在此时停了。李老三抱起小三清冲出了阎罗殿,朝着不远处的村庄人家跑去,一溜烟的功夫便跑到了村口,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终于平静下来后,他抬眼四望,不远处的一棵柳树上绑着一头老黄牛,老黄牛的肚皮底下躺着个十几岁的小男孩,显然是个避雨的放牛娃,不过这样的避雨方式,还真是稀奇事。

    “小娃娃,跟你打听个事。”李老三走上前去,俯下身子轻轻拍了拍放牛娃的肚皮。

    “二舅,我没偷懒,没偷懒。”放牛娃打了个激灵,蹭的一下站了起来,眼睛瞪的像两颗铜铃似的。当他发现站在面前的是个从未见过的陌生男人时,他又一屁股坐回了地上,漫不经心的说道:“我说你这人真是的,大白天的像吓死个人啊!”

    “不好意思了啊,小娃娃,我是从外地来的,想向你打听点儿事。”李老三连连陪着不是,还强挤出了一抹苦涩的笑容。

    “打听事儿?”放牛娃望了一眼李老三,又望了他怀中的孩子一眼,然后一拍脑门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笑呵呵的说道:“你别说,你别说,我知道你肯定是来找罗家老太爷看病救命的吧!”

    “罗老太爷”,李老三喜出望外,这范家村里真的有个姓罗的老人,他的梦仿佛就这样成真了,孩子终于有救了。

    “我说你这人傻乐什么呢?我说的对不对啊?”李老三不回话,放牛娃倒急了眼。

    “对的,对的!”李老三连忙点头,“能劳烦指条路吗?小娃娃。”

    “瞧你说的跟什么大事情一样,你就沿着这条路直走到底,最大的那栋老宅子就是罗家了。还有别叫我小娃娃,我都十三了!”放牛娃一本正经的说道。

    “哦,好的,好的,叫你小兄弟吧,谢谢了小兄弟,这个你拿着。”李老三说着便将什么东西塞进了放牛娃的手里。

    “这,这是,十块钱!”放牛娃张开手掌,看到那张湿漉漉的最新版的九零年十块钱时,他大吃一惊,长这么大,他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大面额的钱。放牛娃正思量着是否要摆出一副我是雷锋的姿态时,那个光着膀子的陌生男人早已经抱着生病的孩子进了村。

    “奇了怪了,今天这黄泉路里怎么走出个财神爷爷来!这么多钱,这可怎么花呀?可得藏好了,被二舅发现可就遭了。”放牛娃把钱放在鼻头上闻了又闻,一股奇异的香味涌上心头。放牛娃咽了咽口水,他知道,那是钱的味道。

    这孩子叫范有为,有为有为,有个屁为。这是孩子对自己的总结。他的爷爷也是个放牛的,解放前给地主家放牛,解放后给公社放牛。范有为的父亲也放过牛,不过到了改革开放那会儿,他开始不安于现状,可惜走错了路,干上了偷鸡摸狗的勾当,最后被人活活打死。而他的母亲自此以后整日疯疯癫癫,很快也撒手人寰了,留下了也可怜的范有为只能跟了他三个苛刻的舅舅,说是跟,其实只是成了三家人轮流使用的放牛工具罢了。这一转眼,便是十年。

    “那罗家最近可有点儿邪乎,你们可得小心。”范有为突然想起了什么,但等他再抬头,李老三已经跑出去老远了。他只能站在那儿,望着那背影,眼神里有说不清的诡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